应用案例

一部《舌尖上的中国》搅动了全中国人民的味蕾,而由原班人马打造的电影《舌尖上的新年》在明年1月即将上映的,相信已经令不少人期待不已了,小富这次有幸采访到了分别参与了《舌尖上的中国》和《舌尖上的新年》的导演兼摄影李勇,他为我们分享“舌尖”与富士能背后的故事。

李勇
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导演、摄影
纪录电影《舌尖上的新年》,联合导演、摄影

2014年,《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播出,受到强烈和广泛的社会反响。在跟观众和媒体接触的时候,我们时常被问到一个问题:有没有想过把《舌尖上的中国》搬到电影院?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想法:在影院的大银幕上,影调丰富、色彩饱满、层次细腻、细节丰富,再加上立体声环境,美食的诱人之处将加倍呈现,跟电视屏幕观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种种机缘,《舌尖上的中国》电影版的制作提上日程,总导演陈晓卿担任这部电影的艺术总监,《舌尖》导演陈磊、邓洁担任导演,我也将参与一部分前期导演和摄影工作。电影最终定名为《舌尖上的新年》,将表现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关于人、食物、情感、仪式、轮回的故事。

经过漫长艰苦的实地调研和剧本写作过,春节已经临近,时间紧迫,剧组必须分头行动。

跟《舌尖上的中国》相比,《舌尖上的新年》在影像要求上更高。尤其在电影镜头方面,除了选用蔡司定焦组以外、特别选用了富士14-35mm、19-90mm、85-300mm三款伺服电影镜头,也就是广为人知的富士Cabrio系列电影镜头。在几十天的拍摄中,我对这套镜头的性能有了更多感受。

一、快速,抓拍和抢拍

跟一般的电影相比,《舌尖上的新年》作为一部纪录片,纪实段落和抓拍段落占相当大的比重。我们不能要求主人公像职业演员那样反复彩排、走位、搬演,这样会损失掉大量鲜活元素和纪录片最宝贵的真实状态。生活段落的抓拍、抢拍比重较大,使用变焦镜头反应更快。另外,这套镜头配备了伺服驱动,能实现柔顺的推拉变焦,摄影师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自由选择。

在《舌尖上的新年》拍摄中,富士变焦头帮我们实现了大量纪实段落的抓拍,获得很多鲜活灵动的内容。如在重庆酉阳的拍摄中,子女在除夕夜迁前夕回到山村老家,跟年迈的父母团聚。整个过程的拍摄,我们使用了一只19-90mm镜头,紧张抓拍,真实纪录了这个团圆场面。

二、轻便,手持和肩扛

为了实现快速反应,我希望使用的镜头能够实现大量的手持和肩扛拍摄。2014年,我曾经作为摄影师去非洲拍摄,当时就使用了富士的这组电影变焦头。在那次拍摄中,选用的摄影机是索尼F55,加载4K记录仪和套件后,重量跟这次拍摄使用的艾美拉相差无几。50多天的时间里,大部分的拍摄是手持和肩扛,此后几次的拍摄经历,更增加了我对使用富士变焦头实现手持拍摄的信心。

《舌尖上的新年》在山东莱芜拍摄糖瓜的制作,制糖作坊空间狭小,只有五、六平方米大小,除去一口熬糖的大锅、四五口大缸、七八个不停劳作的工人,作坊内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剧组只能进去两个人,笨重的电影摄影机三脚架完全没办法在糖房内移挪。于是我和焦点员两个人,手持摄影机进入糖房,主要应用14-35mm和19-90mm两只镜头,完成这部分的拍摄。

三、焦点锐利,影调丰富

纪录片拍摄中,实现焦点锐利、获得清晰的影像比电影拍摄更难,《舌尖上的新年》中,我们尽可能让主人公按照他们生活中原有的状态,自由活动,依靠摄影师和他们的配合完成拍摄。主人公的运动速度、运动轨迹千变万化,毫无规律,动作幅度也忽大忽小,对焦点控制提出很高的要求。我们在使用富士镜头的时候,感觉在焦点问题上并没有过多担忧,焦点员可以实现快速和准确的跟焦。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拍摄时,我们希望拍摄一个雪地套马的场面。群马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奔跑,主人公骑马追赶,跟焦的难度可想而知。零下40度的空气里,人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手和眼睛都是麻木的,几乎无法判断自己拍到了什么东西。整场拍摄结束,大家的心情都是沮丧的,谁也没有信心,而我最大的忧虑就是焦点。回宾馆后检查,素材带给我们的惊喜超出想象:焦点格外锐利,拍摄时寻相器里白花花的一团物体,在高清监视器上变成震撼人心的画面。这次拍摄带来的惊喜,更增强了我对这套镜头的信任。

四、极端环境下值得信赖

春节期间拍摄,北方地区的温度达到一年中的最低点,尤其是在内蒙古,白天的温度在零下30度左右,遇到大风,体感温度下降到零下40度。但在了蒙古包里面,温度接近零上20度。内外温差接近60度,这对摄影机和镜头都是巨大的考验。

在内蒙拍摄的第一天,我们先是在室外零下40度的空气里拍了五个小时,这套镜头表现喜人,一如既往地柔顺、快捷,让所有剧组人员大喜过望。午饭时,我们把机器拿进蒙古包。陡然上升的温度让摄影机和镜头快速结雾,镜头全部被水蒙住,镜片也雾成一片,拍摄被迫停止。无奈之下,摄影助理把镜头靠近火炉,依托温度让水汽蒸发。两个小时候,镜头完好如初,拍摄得以继续进行。此后几天,我们的策略是:先拍室内,然后再把设备拿到室外拍摄,最大化地利用光照时间。

除了低温,高湿度的拍摄环境也是一种考验。在山东糖瓜作坊拍摄时,糖房内弥漫着蒸腾的水汽,能见度不到半米,镜头拿进糖房后就遍布水雾。在这样的环境中,频繁换定焦镜头是不现实的,我们把希望寄托在这套变焦镜头身上。经过数次试验,我们找到解决办法:机器和镜头拿进糖房,闲置半个小时,等镜头适应了室内的温度和湿度,镜片上的雾气散尽再开始拍摄。另外,拍摄时,镜头努力避开不停地散发水蒸气的热锅,尽力从低角度仰拍。从最终的成片效果上,画面通透清晰,没有任何结雾现象,糖房里弥散的水蒸汽恰恰渲染了气氛,增加了镜头的感染力。

富士电影镜头在极度低温和极度高湿的环境中,都令人满意地完成拍摄,获得让人印象深刻的影像,让我倍感欣慰和感激。

富士这套电影镜头已经在许多大电影中得到了广泛的使用,这也给了我们更多的信心,将来在大电影以及纪录片的拍摄中会考虑更多的使用这款伺服电影镜头。